哔哔中文 > 克斯玛帝国 > 第一三一九章 呵呵,想不出标题
????霍姆斯抵达帝都的消息没有刻意的对外隐藏,在政治较量中上“奇兵”的价值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甚至有时候会起到完全相反的作用。

????政治环境和战场环境是永远都不可能一样的,在战场上奇兵的价值在于制造信息不对等,隐藏部分信息不让对方发现。

????对方在运算中自然不会产生这部分信息在整个战争推演中产生的效果,最终利用这种不平等的信息差获取胜利。

????政治不同,如果说战争是一场结合了众多因素和数据完整的整体计算推演工程,那么政治就是数不清的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妥协交易,这种交易每时每刻都在发生,都在不断的演变。

????如果霍姆斯隐藏了自己,会造成一种他还没有被牵扯进这件事中的情况,人们在交易的过程中就会弃用霍姆斯这枚重要的发码,以至于在一系列的交易中他会被这些人排除在交易的范围之内。

????我们都知道,人在社会中的定位源自于他能够对社会产生的价值,在政治舞台上也一样,如果一个人不能够在一件事情中产生价值,那么他就不是“必须品”,人们会绕开他。

????当他打算把这支奇兵拿出来的时候不仅不会得到人们的支持,反而会引起人们的反对,这也是为什么每一件能够影响历史走向的重大政治事件,从一开始就会由点燃战火的双方主动把战争的气息晕染开。

????他们需要人们更多的,主动的参与进来,以及需要人们的支持。

????所以霍姆斯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是否会被人发现,他大张旗鼓的在新党办公大楼露了一个面,然后就去拜访了主席阁下。

????这次两人之间的见面,是在主席阁下的办公室内。

????“鲍沃斯先生的情况恨不乐观吗?”,他说了一句废话,在他抵达帝都之前就已经知道了鲍沃斯的情况不只是不乐观那么简单,但他还是问了一句,“这对我们接下来的工作将是沉重的打击。”

????主席阁下点了点头,霍姆斯说的“接下来的工作”是指黄金三月这个时间跨度中新党要展现给社会各个阶层的答卷,或者说成绩表。

????在过去的四年里他们做的怎么样,做到了什么程度,都有哪些完成的功绩,这个时候都可以拿出来吹嘘一下。

????有人把中期大选的黄金三月称作为一种有默契的群体性政治广告时间,每一名官员都会用各种方式来吹捧自己,打压敌人。

????这看上去好像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政客们会在这段时间把精力用在说假话和吹嘘自己这方面,他们不会有太多的心思去工作。

????可实际上黄金三月反而是过去四年中政府办公效率最高的时间段,没有之一。

????因为在这个时候每一名政客都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人们看,他们必须保持高效的政府运转体系,确保不会因为自己这个环节出现问题连带着上级官员也要背负责任。

????至于黄金三月过去之后办公效率降下来的问题……,人们很快就会在忙碌的工作生活和廉价的娱乐中忘记这些事。

????没错,我们的人民就是这么善良宽厚,容易满足以及善忘。

????鲍沃斯作为新党的领袖他在黄金三月中必然需要出席许多次重要的会议和活动,还要发布最少不低于六次的公开演讲,可他现在做不到,因为他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过来。

????新党领袖不出现,难免会让人对新党失去信心,现在这已经不是某几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新党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即使霍姆斯现在不说,稍后在例会上也会有人提起这件事,并且发起表决,尽快选出新的领袖代替鲍沃斯主持新党的正常工作。

????主席阁下双手十指交错扣拢握成拳头架在办公桌的上,然后他点了一下头,“的确是这样,我和部长们已经有过交流,我们打算推选出一名新的领袖暂时度过目前的难关,至于以后鲍沃斯先生康复后是否需要在让鲍沃斯先生来主持工作,以后会有表决。”

????大家都在说废话,但这些废话是有价值的,霍姆斯轻咳了一声,“我认为您是最适合的人选,无论是工作能力,履历还是经验,只有您才是最合适的那个人。”

????主席阁下含蓄的笑了笑,“我会尊重并支持委员会表决的结果。”

????这同样是一句废话,不过在这些两人一起说废话的过程中完成了一些信息的交换。

????第一,可以确定鲍沃斯会暂时失去新党领袖的身份,毕竟他需要长时间的康复才有可能重新站起来,新党等不来他那么久,接替的人选会通过委员会表决诞生,不过目前已经内定了是主席阁下。

????第二,新党高层目前已经形成了意见上的统一,这也意味着有可能新的主席和新的副主席人员也已经诞生,这个需要更进一步的确认。

????第三,结果是通过新党委员会表决产生,无论他们是否选定了新的副主席人选,霍姆斯都有足够的机会争取这个位置,因为表决大会需要全体组织成员表决,哪怕高层已经内定了杜林,只要他能够拉到足够的票,一样可以胜利。

????除非主席团和部长们连最后的体面都不要了,可以做出否定表决结果的事情来。

????至于第四,霍姆斯也意识到了这一切的起因必然和杜林有必然的联系,也只有这样事情才会突然的爆发,并且被人快速的推着向前走,以至于他差点要错过这次机会。

????说了几句废话之后霍姆斯从主席阁下的办公室走出来,脸上带着一种类似胜利者矜持且自信的笑容,就好像是他已经掀起了胜利的长裙,把胜利推倒在床上那样胜利是一个姑娘。

????这种表情让一些看见了他的人浮想翩翩,有时候人们就是这样,总会过分的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自己的耳朵多过于相信自己的智商。

????毕竟在人这种智慧生物的执行列序中,本能的执行列序永远高于理智的执行列序。

????很快新党内部就开始流传起主席阁下有意提拔霍姆斯的小道消息,并且以让人无法置信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帝都,传遍了整个帝国。

????哪怕是正在从事某种原始且激烈,重复度极高的体力工作劳动者,也十分不悦的被接连不断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工作,气喘吁吁的拿起听筒从某些知情人的口中获取这些消息。

????“这只是第一步……”,在帝都的别墅中霍姆斯和他逐渐赶来的手下汇合在一起,开始分配要交给他们的任务,“这条消息不仅要在新党内流传,我要你们传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个消息,并且认为这就是真的。”

????谣言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当所有人都认为一个女表子出卖自己的身体和尊严是为了拯救她即将破裂的家庭时,人们就会把她当做是一个圣女,尽管她可以换一份有尊严的体面工作来维持她的家庭,尽管她的家庭只是看上去比较麻烦。

????谣言带动的是舆论,舆论的导向往往就是“真理”的方向,很多没有资格,没有办法了解到某件事情更多真实内容的社会底层会盲目的把从其他地方获取的,明显有趋向性的内容当做真实的因素去参考,最终得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结论。

????然后这些人会把这个结论定位为自己所掌握的真相,借助“我知道真相”和“我所知道的真相是你们不知道的”这样具有双重愚蠢标准的真相去更深层次的投入到这个社会和社会活动中。

????这些人基本上都会被人们利用,在一些媒体上,报纸中,那些撰稿人所描述的“愤怒的民众”和“被欺骗的民众”往往就是指这些人。

????他们总是被自己愚蠢的自以为是所伤害,然后服从那些真正幕后黑手,真正掌握着真相的人的控制,把“自己骗自己”变成“别人骗了我”,去达到更加可怕的目的。

????每年都会有一些社会名流明星政要倒在这样愚蠢的舆论当中,没有人会去解释着背后的一切,那不符合了这些幕后人士的利益,同时自认为掌握着真正“真理”的蠢货们也不会听真话。

????所以舆论上的战斗往往都是政治斗争第一开辟的战场,霍姆斯非常清楚的了解到这一点,他立刻就发动了攻势,不管对面的那个人是杜林,还是其他什么人。

????“第二,我听说鲍沃斯的秘书目击了他从楼梯上摔下去,我对这场悲剧发生的过程有一些不理解,你们帮我把那位女士安全的请来,不要吓着她。”

????“第三,这一年时间里我相信我们已经收集到了不少有关于杜林的材料,现在我需要你们把这些材料整理一遍,找出对我们有价值,可以利用的,包括了以前的一些材料。”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稍稍停顿了片刻,皱着眉头踌躇了一会,“第四,安排人盯着杜林,最好不要让他发现,我需要从现在开始知道他每天见了哪些人,如果能知道他说过哪些话就更好了……”

????霍姆斯的行事风格有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工业风格”,每件事都很清楚的罗列出来,然后交给专门的人去负责,当然这也可能是他在伍德兰特州这些年养成的习惯。

????就像是他所想的,无论如何,杜林都会是他最大的敌人和绊脚石,其他人他不足为据。

????霍姆斯抵达帝都的消息很快就连同他获取了主席阁下支持的消息传入杜林的耳朵里,他还没有和霍姆斯见过面,霍姆斯就非常精准的把矛头瞄准了自己。

????这让杜林感觉到有一丝新奇,到底是什么玩意能如此准确的让霍姆斯就认定了自己一定会成为他的对手?

????不过既然霍姆斯出招了,杜林也会出招,不过不是现在。

????猎人和猎物之间的碰撞往往都是猎人获得胜利,并不是猎人的身体素质超过了猎物,而是猎人会思考,他会根据猎物的举动布置相应的措施,针对性的彻底击溃猎物!

????他现在主要的工作和和库巴尔聊一聊,听上去好像这很蠢,因为库巴尔干涉不到新党委员会的工作。

????但是不要忘记了,库巴尔不仅是旧党的领袖,目前内阁的首相,更是马格斯最亲密的朋友,同时还是帝国大贵族的代表之一。

????目前新当中人数最多的就是贵族派成员,想要拉动这些人在表决中给自己投票很难,但是说服库巴尔却很简单。

????只要库巴尔能够支持自己,不仅获取副主席的职务的可能会提高很多,在下一次换届大选中自己胜选的几率也很多根据帝国的宪章和法律规定,票选的权力是自由的,换句话来说旧党的人也可以投票给新党的候选人,在帝国议会上!

????没错,拉动旧党的人成为自己最大的助力,不仅能够击败霍姆斯,更有机会在换届大选上击溃来时熊熊的帝党,和目前拥有党组织成员最多的工党!

????比起霍姆斯,杜林认为工党和帝党才是他真正的对手,一旦丢掉了太多帝国议会的席位,虽然这是必然的结果,那么在四年后的选举上他很有可能会输,除非团结旧党的人,才能够把这件事确立下来。

????甚至在杜林的内心最深处,还有一种非常有趣的想法。

????比如说……,为什么新党就不能吞并旧党成为帝国力量最强的党派?

????双方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这完全是有可能的事情,而且二合一之后政党的领导层和核心成员,依旧是贵族们担任,新党和旧党,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所有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黄金三月努力,或者关注即将发生的事情,就连马格斯都不例外。

????安静的病房里正在播放着有关于黄金三月的内容,他平静的脸上看不见多少难以调节的僵硬肌肉。

????经过一年的治疗他的问题得到了长足的进展,虽然无法做到按照自己的意志完成所有的行为动作,但是已经能够让他在短时间里通过书写的方式表达一些简单的内容。

????看着聊天节目背景板上其意风发的杜林和霍姆斯,还有自己的老朋友奥德加伯爵,马格斯的眼神有些莫名的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