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哔中文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八百三十二章 气运大涨
????坐在那里的晁盖闻言,目光落在宋江的身上,眼见宋江那一副为了阮小七几人的死而悲愤万分的模样,微微一叹,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宋江兄弟亲率兵马迎战官军!”

????宋江闻言神色肃穆向着晁盖拱手一礼道:“定不负哥哥所望。”

????晁盖看了厅中一众人一眼道:“众兄弟皆由你调遣。”

????青平镇官军大营之中

????杨志几人奉命留守官军大营,这会儿正同卢俊义叙话,呼延灼先一步归来,从呼延灼的那些亲卫口中,杨志几人已经知晓了楚毅他们此番的遭遇。

????不管是杨志还是关胜几人,闻知楚毅、呼延灼他们遭受到了梁山的截杀,一个个的心中那叫一个惋惜,如果他们能够随同楚毅一同前往的话,定然不会错过这一场大戏。

????最重要的是楚毅在这一场劫杀当中竟然修为获得了突破,在外人看来,楚毅修为必然是天人之境的强者,只是善于隐藏自身,显露出来的修为只是用来迷惑他人。

????怕是没有几个人会相信楚毅的真实修为还真的不是天人级别,不过自此之后,楚毅却是实至名归的天人强者了。

????杨志几人围着卢俊义以及武松,而卢俊义正向几人介绍武松,大家听到武松的来历不禁露出几分欣喜之色。

????对于武松的选择以及决定,哪怕是因为武松的缘故而放走了晁盖,在杨志等人看来若是能够让武松归心的话,那却是万分值得。

????晁盖放走了还可以再抓,而如武松这般的人物一旦错过了,那可就是永远就错过了。

????听得卢俊义讲述,关胜捋着胡须不禁虎目圆睁怒喝一声道:“好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关某尝闻宋江及时雨、呼保义之名,还当其是以为义薄云天的好汉,不曾想对方竟然会是这等小人。”

????不只是关胜,就是杨志、花荣几人也都是一脸的愕然之色,其中反映最为明显的就是花荣了。

????当初花荣为清风寨副知寨,宋江为郓城县押司,二人虽为一人一武,私交却是相当不错,甚至在花荣心中,隐隐的将宋江视为兄长一般。

????只不过人生际遇不同,结果也就不同,花荣早早的被楚毅给征调进入了东厂,自然是改变了人生轨迹,而宋江却是一如既往走上了落草为寇的道路,本来交情匪浅的两人因为身份的不同,渐渐少了联系。

????虽然说少了联系,但是这并不是说花荣对宋江的观感就差了,站在花荣的立场上来看,宋江上梁山那是被逼迫的,毕竟宋江上梁山的缘由是为晁盖等人通风报信,这在花荣看来是宋江义气深重的表现。

????江湖之上,绿林之中,提及宋江之举,无不竖起大拇指,为之称赞不已。

????然而现在突然告诉花荣,宋江竟然派人暗害身为梁山头领的晁盖,这种行径可是江湖以及绿林最为不耻的举动,花荣的首先反应就是不信。

????就听得花荣惊呼一声道:“卢员外,这……这怎么可能,宋江声名在外,义气深厚,又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暗害晁盖这等卑鄙之事?”

????花荣同宋江之间的交情,其实在场众人多少都知晓的,不过交情归交情,大家并不会因为这一点就认为花荣会忘了自家身份。

????如今眼见花荣不信,众人倒也没有觉得惊讶,要是花荣一点的反应都没有的话,那么大家才会觉得奇怪呢。

????虽然说被花荣所怀疑,但是卢俊义也并不着恼,只是看着花荣道:“此事由提督大人亲自以迷魂之法自秦明口中得知,武松师弟、呼延灼将军等人皆可作证……”

????听得卢俊义之言,花荣心中波澜起伏,其实他开口质疑不过是一种本能反应罢了,而他本心早已经相信了卢俊义的话。

????卢俊义是什么性子,花荣还是相当清楚的,卢俊义同宋江之间又没有什么私仇,自然不会污蔑宋江,再加上武松在一旁,如果说卢俊义所言不实的话,恐怕就是武松都不会坐视卢俊义污蔑宋江。

????眼看花荣一副失神的模样,杨志伸手拍了拍花荣肩膀道:“花荣兄弟,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要怪的话只能怪那宋江隐藏的太深了,若非是此番的话,谁又能够料想到对方竟然会是这等隐藏极深的卑鄙小人。”

????关胜看着花荣道:“杨志兄弟说的不错,这等卑鄙小人,早日认清其真面目也好,省的他日为其所害。”

????话虽然如此说,可是花荣同宋江交情实在是不差,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放下的。

????众人看着花荣那一脸颓丧的模样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这等事情其他人最多是开解一番,至于说什么时候能够放下,那就要看花荣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想开了。

????轻咳一声,杨志转移话题,看了众人一眼道:“诸位,提督大人前去闭关稳固修为,军中之事自有呼延灼将军统领,我等只需要配合好呼延灼将军,保护提督大人安危便是。”

????而此刻,楚毅正在一间戒备森严的营帐之中盘膝而坐,边上不远处便是花荣、卢俊义他们叙话的营帐,加上关胜、卢俊义,再算上武松那就是三尊天人强者,再加上四周那众多的士卒,可以说在这般的环境之下,就算是来上几尊江湖上的天人强者也未必能够闯进来。

????楚毅盘膝而坐,心神沉入识海之中,那一座高高的气运祭坛之上澎湃的气运浩浩荡荡,只是查看一番,楚毅便是为之惊叹不已。

????这些年来,楚毅通过种种手段的确是收获了不少的气运,但是同样也消耗了不少的气运,就在出征之前,楚毅曾查看过,他所拥有的气运已经达到了五百万左右。

????可是这会儿,楚毅气运愣是达到了近千万之多也就是说,短短的时间内,楚毅的气运差不多便涨了一倍。

????就算是楚毅自己也都为之惊叹不已,实在是那气运暴涨的太多了,就连他都没有想到。

????楚毅心神回归,一边推动内息稳固修为,一边分神推算此番气运暴涨的缘故。

????算一算的话,他此番可是杀了阮氏三兄弟、公孙胜、卞祥、秦明等人,做为梁山108将的一员,阮氏三兄弟、公孙胜、秦明足足有五人之多,每一个皆是身负气运之辈。

????而卞祥自身气运同样也不会太差,毕竟其原本是田虎手下兵马元帅,将其斩杀所得气运恐怕不会比斩杀秦明差。

????除此之外,楚毅还生擒了梁山之主晁盖,收服了身为天人的武松,这么算一算的话,其实楚毅气运暴涨那么多,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一想到梁山之上,至少有数十名梁山头领,楚毅便不由的一阵心动,要知道那些头领在楚毅眼中可都尽是死不足惜之辈。

????如孙二娘、张青、这些以人为食的丧尽天良之辈,又或者如李逵、樊瑞这些杀人如麻,心中无有丝毫仁心之辈,可以说梁山一众人,除了极个别之外,尽皆是罪有应得之徒,杀之,楚毅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与不忍。

????良久,就见楚毅吐出一口浊气,目光之中的精芒收敛了起来,看上去楚毅就像是收敛了一身锋芒一般,乍一看就是一名相貌不俗的书生模样。

????出得大帐,自然是惊动了守在大帐之外的关胜。

????就见关胜手持大刀立在大帐之外,听到动静,关胜转过身来便看到了自大帐当中走出来的楚毅当即冲着楚毅一礼道:“见过提督。”

????楚毅微微颔首,心念一动,看了看四周道:“怎么不见杨志、卢俊义等人?”

????关胜当即便道:“回提督,不久之前梁山倾巢而出,奔着青平镇而来,杨志、卢俊义他们这会儿已经前去相助呼延将军迎战贼人去了。”

????楚毅眼睛一眯道:“随我前去会一会那梁山贼人。”

????青平镇之外,此刻在呼延灼的率领之下,数万官军已然是严阵以待,而在水泊之中,黑压压的一片则是一艘艘的大小船只,一眼望去,却是不知多少的梁山贼寇的身影。

????这些大船之上悬挂着旗帜,最为明显的便是那一面醒目无比的帅旗,帅旗之上悬挂的则是宋江的旗号。

????立于岸边,遥望那帅旗,鬓角花白的呼延灼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冷笑道:“莫非那晁盖已经死在了宋江的手中?真是废物啊,已经知晓了宋江不安好心,竟然还能够被人给害死,难怪会被宋江给害了。”

????毕竟在呼延灼看来,已然知晓宋江要害他的晁盖回去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将宋江给除了,然后收拢人心。

????可是这会儿梁山一方的帅旗却是悬挂宋江的大旗,这意味着宋江并没有死,既然宋江没死,那么肯定是晁盖死了。

????单单是看到一面帅旗而已,呼延灼便感觉自己似乎是猜测到了事实的真相。

????在呼延灼打量梁山大军的时候,一艘大船之上,宋江同吴用站在一处,遥遥看着岸边那黑压压一片,军容齐整无比的朝廷大军。

????黑着一张脸的宋江回首看向吴用道:“军师,你其来看,此战我等胜算几何?”

????吴用捋着胡须,一副智者模样摇晃手中的羽扇,脸上带着几分正色缓缓道:“此番想要胜之,只怕是难矣。”

????宋江微微一叹道:“此处没有外人,军师你且说说看,晁盖他派我们来此,究竟是何用意,或者说晁盖他到底知晓不知晓我们的谋划?”

????吴用同晁盖相交日久,自认为对晁盖再了解不过,可是这一次,吴用却是觉得他看不透晁盖了。

????要说晁盖知晓了他们的谋划吧,可是晁盖并没有将他们怎么样,要说晁盖不知道吧,吴用总觉得晁盖看他们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

????缓缓摇了摇头,吴用苦笑道:“却是看不透晁盖所想。”

????就在宋江、吴用猜测晁盖到底有没有发现他们的谋划的时候,呼延灼身形冲天而起,一股强大无比的威势弥漫开来,居高临下看着下方的宋江等人喝道:“尔等反贼聚众造反,此等大逆不道之举,罪不容诛,还不速速束手就擒,听候发落。”

????呼延灼那可是堂堂天人级别的强者,此刻身形一出,自然是震慑一众梁山贼人,不少梁山贼寇看着呼延灼的身形都不禁露出惊惧之色。

????天人级别的强者除了同级别的存在可以应对之外,其余之人根本就没有几分反抗之力,所以除非是梁山一方能够拿出同级别的强者,否则的话只要给呼延灼时间,就算是数万兵马,呼延灼一人也能够踏平。

????无论是宋江还是吴用等人皆是呼吸为之一滞,看着呼延灼那威武无比的模样,宋江冷哼一声,脸上露出几分肃穆之色冲着身旁一人略带几分恭敬道:“此番却是有劳尊使了。”

????一道身影缓缓走出,如果说不是宋江对其相当的恭敬的话,说实话就算是对方站在那里都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仿佛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人将其忽略掉。

????可是当此人缓缓走出的时候,身上渐渐的一股气息仿佛是觉醒了一般,那气势越来越强,不过是几步的距离,此人便从一名普通人变成了气息可怖的天人大能。

????吴用看着对方的背影心中自然是五味杂陈,他们梁山有晁盖、武松两尊天人,也算得上是一方势力了,只是如今武松不知去向,晁盖又一下变得让他看不透,如今面对呼延灼这么一尊天人,他们却是不得不请出这一位来。

????王寅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呼延灼,肆无忌惮的将自身天人气息释放出来。

????呼延灼看着王寅的时候不禁皱了皱眉头,梁山一众头领的情报,说实话呼延灼还是打探的相当清楚的,除了晁盖和武松之外,梁山之中根本就没有第三位天人强者了。

????在呼延灼看来,武松入了东厂,晁盖为宋江所害,梁山已然是无有天人强者坐镇,却是不曾想这会儿又冒出一尊天人来。

????深吸一口气,呼延灼看着王寅沉声道:“不知尊驾如何称呼?梁山诸多头领之中,似乎没有阁下这般人物吧。”

????做为摩尼教特使的王寅秘密前来北方联系梁山,可以说行踪极为隐秘,除了宋江、吴用寥寥几人之外,就连身为梁山之主的晁盖都不知道王寅的行踪。

????王寅不可能自报家门,只是冷冷的看了呼延灼一眼道:“呼延灼,可敢同我一战?”

????伸手一抓,顿时下方一柄银枪冲天而起正落入王寅的手中,长枪在手,煞气弥漫,让人一看便知道其不是一般人物。

????呼延灼看了王寅一眼,哈哈大笑道:“战就战,本将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说话之间,呼延灼手中双鞭冲着王寅当头便砸了下去,而王寅也挥枪相迎。

????轰隆一声炸响,无论是呼延灼还是王寅皆是惊骇的看着对方,只是一交手,两人便大致判断出对方的强弱程度,感受到对方的强大之处,二人自然是生出几分棋逢对手之感。

????就在呼延灼同王寅在双方数万大军众目睽睽之下大战的时候,几道身影正从大营之中赶了过来,不是楚毅、关胜几人又是谁。

????“咦!”

????正在大步前行的楚毅每一步跨出便是十几丈的距离,也就是关胜修为不差,否则的话,他们根本就跟不上楚毅的脚步。

????王寅同呼延灼拼斗的气息激荡开来,楚毅、关胜两人自然是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王寅那天人气息。

????脚步一顿,楚毅看向远处,就见两道身影正在空中剧烈交手,其中一人乃是呼延灼,可是正同呼延灼所交手的那一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就不知晓了。

????关胜同样是一脸兴奋的看着空中的王寅,好似看到了对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