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哔中文 > 穹顶之上 > 562.应该结束的呼吸
????“是让1阵2阵在他们面前表现一下阵型操作呢?还是让他们上去给战士们打个板,树立个远大志向呢?”

????劳队长犹豫思考了没一会儿,空中的梭形飞船眼看就要落地了。

????“所以这玩意不会像韩青禹说的那样,真的有鬼吧?万一是我没看出来,其实藏着个红肩啥的。”

????“算了,我还是抓紧机会再指挥一下超级战力吧,等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想到这,劳队长拿起通话器:“吴恤!”

????“嗯…在。”通话器里传来吴恤的声音。

????“上去逼它们出来!”

????“好…是。”

????吴恤握着病孤枪站起来了。

????之所以选择吴恤而不是韩青禹的原因,是因为劳简太了解他们。韩青禹那货可不好指挥,四年前他就已经扛着飞船乱跑了,相对而言吴恤虽然不怎么吭声,但是做事一向严谨可靠。

????“大家好好看着啊,能学的地方学一点……”这次劳队长没用通话器,他卧倒转身,对身后队员小声说:“再一会儿都把金属块给我盯好了啊,不然怎么没的都不知道,我跟你们说。”

????劳队长说着就想起当年了。

????那是他作为另一支蔚蓝小队的队长,和乡村少年韩青禹的第一次见面,在一个叫做封龙岙的地方。

????其实劳简至今仍没看过韩青禹直接吞噬金属块,但是回想一下,要说当初那块金属块的消失跟韩青禹没关系,打死他都不信。

????同时间,在远处树丛后围观的后勤人员和宾客们,也激动地指点议论起来。

????“是吴恤中尉啊!”

????“嗯,终于能看砍大尖了,而且是超级战力砍大尖。”

????远远近近的目光中,飞船降落至树梢。

????树木弯折的破裂声传出。

????吴恤扭头看了看劳简,发现劳简正在跟其他队员说话,没有新的指令给他……于是,吴恤走过去,走到正好落地的梭形飞行器前停住。

????劳简回过头,“……咳,这个不要学。等吴恤中尉逼它们出来……”

????“duang!”

????黑色的病孤枪,单手握着横摆,吴恤在“未开封”的梭形飞行器外壳上敲了一下。

????“这个,也不要学。”劳队长木木说。

????隐约听到队长说话了,吴恤回头看看他。

????“你……随便吧,只要把大尖逼出来就行。”劳简摆了摆手。

????“duang!”

????“duang!duang!duang!duang!”

????终于,“嗤啦,颂!”

????飞行器顶部开启,两具黑甲大尖开始弹射……

????“来了,准备攻击!”劳队长喊。

????“chua……!”

????吴恤转过头来,看了看劳队长。

????这时间他的右手握着病孤枪,黑色的长枪斜上,在飞行器的顶部,枪上挂着两具正在挣扎的黑甲大尖。

????刚才,在它们弹射出来的一瞬间,猛然听到队长说要攻击,吴恤出枪,直接在弹射口把它们穿串了。

????目光对上了,吴恤现在有点尴尬。

????当然,那两具大尖现在还没死,很快脱离长枪后,也还有战斗力,它们的生命力比人类顽强不知多少倍。

????“……你,直接弄死它们吧。”

????劳队长已经麻木了。

????缓了会儿才转回头,脸色严肃看了看自己身后的队员们说:“牢记战场操作规范,这些都不要学。”

????……大尖死了。

????吴恤砍死一具,贺堂堂也砍死了一具,堂堂现在很需要战斗。

????然后尸体开始自毁,梭形飞船自毁……

????弹片雨嗖嗖乱飞,远处围观的人,大部分都已经先一步撤离了。

????“上,抢…搜索金属块。”没敢等弹片雨完全停下,劳队长提前一步发出指令,全体队员速度暴发冲进场中。

????“找到了,劳队。”一名队员激动喊道。

????“我也找到了,这次好大一块。”另一个人喊道。

????“我这也有。”第三个了。

????等到队员们陆续把找到的“金属块”交上来,劳简拿着看了看,糊涂了,“这是金属块吗?”

????“老子的金条啊!”

????胡彪锚欲哭无泪。

????“大尖那里用金条吗?”

????劳队长思考着应该怎么给上级些报告。

????…………

????可能是1777队史上最轻松的一次防御任务,就这么结束了,除了金条,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

????提前回到驻地的宾客和后勤人员们眺望等待,看到队员们终于回来,一股脑儿迎上去,他们有很多话想说,尤其是后勤人员们。

????同时,司令台上简单的表演布置,也已经完成了。

????“欸,他们人呢?”杨武东在人群里找了一遍,不光没找到韩青禹几个,也没找到劳简和老军长。

????“走了。”赵二柱说。

????“你说什么?!”聂小真猛地拨开人群走到前面来,不自觉有些气愤问。

????赵二柱慌张一下,看看她,“我说……青少校他们走了,去杀阿方斯了,半路上绕后山去了。”

????“哦……那就好,本来我们等表演开始,也是要赶他走的。”

????聂小真低头,转身,走向宣传队的队员们。

????同时间,齐柔柔也无声离了队列,回去装备室,把刚出任务前拿出来擦拭干净的老凤冠,又装回了箱子里,锁起来。

????“笃笃笃笃笃笃……”

????后山方向,隐约的重型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声音传来。

????机舱门口,劳简用力拍了拍韩青禹的胸口,说:“这个你戴着,记住无论如何,你们都一定要活着回来。”

????说完他转身。

????“谢谢队长。”韩青禹低头看了看胸前多出来的那枚队长星标。

????这枚队长星标,劳简其实一直在等着亲手为他戴上,三年前,他想着等小队从高原上回来就交给他,结果从三年前一直等到现在。

????“爷爷我走了啊,你要注意身体,不要到处乱跑。”铁臂在后排挥手。

????“放心。”沈风廷也挥手,目光看了会儿孙女,接着转向韩青禹。

????一直到直升机离开地面,机舱门即将关闭,老人才再次开口,大声喊说:

????“谢谢,谢谢你们对秀秀的照顾,欺负……要是有一天,我走了,秀秀就交给你们了啊……沈风廷拜托了。”

????…………

????直升机拉高,出现在训练场上众人的视线里。

????然后在空中摆尾,转向,远去消失。

????“这孩子!怎么也不说先回家一趟,看看爸妈呢?”杨武东嘀咕着,看见从后山回来的劳简和沈风廷,第一时间说:“我还以为他们会先回趟家呢……”

????是哦?韩青禹没有回家,劳简可是知道他有多想家,多想念爸妈的。

????“可能因为今天发生这事,让他不敢再给时间让阿方斯继续喘气了吧。”劳简想了想,咬牙切齿说。

????“也许是因为他要自己一定活着回来。”一旁的沈风廷说。

????…………

????直升机正在飞跃山岭,机上7人挤坐着,向西向南。

????“既然还是又喊了为一切正在呼吸的,那么,是时候去结束阿方斯的呼吸了。”